共同讨论:六一儿童节引发的思考——《儿童的快乐与教育》

共同讨论:六一儿童节引发的思考——《儿童的快乐与教育》


孙云晓曾经寄语六一儿童节,写下这样的一段话: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邀请,邀请我们从世俗功利中挣脱出来,重返童年,因为童年生活是每个人一生中最珍贵的营养源之一。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梦想,梦想每一个孩子都真正拥有快乐的童年,因为这是拥有健康人生的坚实基础。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唤醒,唤醒为人父母和教师者具备教育者的资格,即现代的教育观念、科学的教育方法、健康的心理、良好的生活方式、平等和谐的代际关系。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检验,检验在儿童成长中是坚守儿童本位还是成人本位,如:过孩子的节日是让孩子自主和狂欢,还是任由成年人为所欲为。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忠告,忠告天下一切关心儿童的人,赶快行动起来吧,赶快把美好的计划付诸实现吧,因为孩子的成长是一刻也不能等待的。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祝福,祝福儿童教育成为发现儿童和解放儿童的教育,只有这样的教育,才能让儿童获得自由和幸福。


教育作为人类文明的产物,自诞生之日起就强调要让儿童感到快乐。而在教育过程中,儿童的快乐体验到底是怎样的呢?快乐对于儿童又有着怎样的意义?作为教师、作为父母应如何去看待儿童的快乐,如何让我们的教育真正成为不断增加儿童快乐体验的教育呢?山东师范大学丁海东教授在《儿童的快乐与教育》一文中对以上问题有着深入的阐释,欢迎大家阅读此文,并结合孙云晓老师的这段话,针对我园难忘童年系列活动之“六一快乐风”谈谈自己的观点,再为我们的活动方案出谋划策,让孩子们度过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儿童节!


 


附:儿童的快乐与教育  ——丁海东

        对于所谓“童年是无忧无虑”的说法,我始终认为这是大人们在脱离了童年之后,以旁观者的身份发出的一种感慨而已。事实上,每一个成长中的儿童不仅能体验满足、、愉快、欢乐、惊喜等,也一定会经历担忧、纠结、悲伤乃至恐惧、愤怒等。童年的生命体验里有快乐,也有不快乐,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教育作为人类文明的产物,自诞生之日起就强调要让儿童感到快乐。如斯宾塞所言,教育应该是快乐的,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儿童成为一个快乐的人。“就像是一根细小的芦苇管,你从这一头输进去的如果是苦涩的汁水,在另一端流出来的也绝不会是甘甜的蜜汁”,让儿童感到快乐的教育一定只实现于快乐的教育过程中,这个过程一定充溢着儿童的快乐体验,并最大限度的消除或避免儿童的不快乐体验。



        这种快乐的教育对于生命之初的儿童具有特殊的意义。年幼的生命稚嫩、脆弱,容不得哪怕是极其轻微的伤害。犹如一粒树种刚刚破土萌出嫩绿的芽,此时若仅以两指对掐,即可至其夭折,而对于一棵参天大树而言,这种行为则可能仅是伤其一枝一叶而已。所以,儿童教育必须秉持尊重与顺应、呵护与善待、理解与包容的态度和立场,并贯穿与教育的全过程,从而构建起保障儿童感受快乐、表达快乐、释放快乐的文化场境与氛围。



        在教育过程中,儿童的快乐体验究竟是怎样的呢?



        首先,儿童的快乐既是感性的又是深刻的。尽管儿童的快乐时常表现为欢笑乃至雀跃式欢呼,但判断儿童快乐与否绝不仅仅取决与儿童是否有某种外在的快乐言行或表情。儿童参与活动时专注、安静甚至严肃,如果是出于好奇、兴趣、主动,就一样会有深刻的快乐体验。儿童参与活动时兴奋、活跃甚至欢腾,但如果只是教师为了追求教学形式的翻新或活动现场的热闹,而并非是对儿童心灵与情感世界的的真切关照,那么,此时的儿童即使看上去是快乐的,那也是一种短暂而肤浅的快乐表象。换言之,儿童持久而深刻的快乐体验只存在于教育教学过程与儿童精神世界完美和谐的交融之中。



        其次,儿童的快乐实现于其天性与童真的解放与表达。儿童那种浪漫主义的童话意识,天马行空的奇思怪想,真真假假的游戏装扮,泛灵主义的思维方式,毫不掩饰的喜怒哀乐,均是其天性本真的特有表达,也是其童年快乐体验的不竭源泉。在教育教学实践中,儿童快乐即意味着:儿童可以驰骋想象涂涂画画,而不必在刻板的临摹中一味追求技能的精巧;儿童可以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意识和逻辑,而不会被成人简单否定,更不会只得出一个所谓的标准答案;儿童可以轻松游戏和自主操作,而不会被限定于静坐中的聆听或对抽象符号的机械识记;儿童可以在亲近自然或社会的探索中产生对于世界的种种感觉,而不会被束缚与狭小的活动室空间接受程序化的学科训练。可见,儿童的快乐体验源于教育对于儿童心灵世界的敬畏和对于童年文化的捍卫。



        再次,儿童的快乐根植于其内在的自由。快乐只能源于自由,或者说快乐体验即自由体验。只有在自由自主的、不受压抑与束缚的体验中,儿童的需求与愿望、好奇心与兴趣才能得到满足,儿童的尝试与探究、意识与行动才是独立和开放的。当然,儿童的快乐与自由并不意味着教育的纵容和教化职责的放弃。只有当儿童内在的自由与外部的活动常规和秩序统一时,即外部的适宜要求被儿童内化时,儿童才会真正产生快乐的体验。因此,那种对儿童百般娇宠和一味满足,任由儿童为所欲为所制造的快乐体验不仅肤浅而且虚假,其最终结果很可能会导致儿童的自我膨胀和人格异化。



        最后,儿童的快乐有赖于不快乐情绪的及时释放或消解。教师应当任由儿童表达情绪情感,而不必掩饰,更不必压抑自己的情绪情感。教育应当以足够的爱心、细心、耐心,去呵护、关怀、安抚、温暖和接纳每一颗成长的童心。在教师的日常教育行为中,一个温暖的拥抱或许就可以安抚儿童的焦虑或哀伤,带给儿童以安全与欣慰;一个友好的微笑或许就可以化解儿童的紧张与疑虑,向儿童传递一份亲切与温馨;一句热情的鼓励话或许就可以消除儿童的胆怯与退缩,为儿童增添信心与勇气。



        可以说,童年在多大程度上是快乐的,意味着人类社会在多大程度上是文明的。儿童快乐体验的多少是衡量现代教育质量高低的重要标尺。当教育真正成为不断增加童年快乐体验的教育时,教育就一定会创造出儿童无比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