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 

20世纪50年代和20世纪60年代初期,所罗门陆文堡中学在波士顿的中学里颇有名气。然而随着郊区的没落,这所学校的学生素质一落千丈。1984年是学校学业成绩最差的时候,学校不但被讥讽为“疯人院”,而且面临关门的危险。波士顿官员对该校下了最后通牒。


托马斯·P.小欧尼尔接下了东山再起的重任。欧尼尔之前担任高中英语老师的经验,使他懂得如何“推销”阅读的快乐与重要性。


欧尼尔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废除该校的对讲机系统,然后着手建立学校组织、日常规范与纪律。“这些都还容易,接下来的推广阅读才是关键,这是课程的核心。IBM可以教中学毕业生操作机器,但我们必须教会学生阅读操作手册”在改革的第一年,欧尼尔在每天的最后10分钟,安排将近400名学生与教职员进行默读——在这段时间,学校每个人都享受阅读。每位老师被分配到一间教室带领学生默读。有些人对这项措施感到愕然,认为这是浪费时间,还不如用最后10分钟来打扫教室或体育馆。欧尼尔说:“请证明有谁比我更忙,那么我就安排10分钟的清洁时间。”结果没有人提出异议了。


一年之内,批评者成为支持者。学校在放学时非常安静。学生甚至将默读时间没看完的书带到等公共汽车的队伍中看。这与从前一片混乱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下一项挑战则是,要让六年级、七年级与八年级的学生不只每天看到大人读书,而且要听到大人读书。每位老师负责一间教室,以10分钟朗读开始每天的学习,和放学时的10分钟默读相呼应。不久,朗读开始引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学生在默读时间读各种新书。


第一年,陆文堡中学的成绩突飞猛进;第二年,不仅分数提高了,由于学校名气越来越大,入学人数也明显增加。


到了1988年,也就是改革的第三年,陆文堡中学570名学生的阅读成绩在波士顿市高居榜首,在招生名额之外等待入学的学生名单有15页之多。


 


小任老师拙见:


在《朗读手册》中读到这则故事,让我对书的认识又多了更深一层的意义。每天10分钟改变了一所学校的命运,每天10分钟提高了一群“疯人”的素质,这就是阅读的魅力。其实我们每个人无论怎样忙得没时间,都能抽出10分钟的空闲,对吗?用这10分钟发呆、看电视、讲电话、逛街还是读书呢?


我想读书能对一群青春期的孩子起到如此大的作用,对咱们正处于“可塑期”的学龄前孩子们作用是不是更大呢?阅读习惯是越早养成越好的,如果在学龄前没有投入这些朗读时间,那么入学时,孩子们必须独自接受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