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园长话“六一”——“六一”,让我们一起思考

 

      1982年7月我从济南幼师毕业至今,陪孩子们渡过了三十个“六一”儿童节,今年的“六一”儿童节又悄悄来临,纵观三十年的变迁,纵观三十个“六一”,在倡导“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把节日还给孩子”的今天, “六一”应该给予孩子什么?“六一”幼儿园应为孩子们做什么?如何让孩子成为节日主人?如何让孩子们过一个快乐的“六一”?带着这样的思考,让我们先来共同回顾一下在三十年的长河中,“六一”走过了怎样的路程。

      在这三十年中我将其分为这样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 :“演节目”——孩子演、大人看、大部分孩子没事干。

      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每到“六一”前夕,各个班级就要挑选一部分孩子表演节目,带领孩子练节目也就成了老师的主要工作,没被挑选上的孩子有保育老师看管着,成了稍有失落又无所事事的“自由人”,只要磕不着碰不着,没有人去关注他们的需求,实际上被边缘化。而在小伙伴们羡慕的眼神中被选上表演节目的孩子,最初被选上时的自豪、高兴,很快就被枯燥无味的重复的动作练习所淹没。而且,动作忘了——老师批,没按老师的要求去做——批,表情不行——批……孩子们麻木了,也被老师整天批的成了“小油条”,老师无计可施了,就请示领导买点冰糕哄着,吃点西瓜刺激着,许点愿诱惑着……“六一”这一天终于到了,老师们手忙脚乱,孩子们被涂脂抹粉、额头点个小红点、懵懵懂懂的被推上了舞台,看着孩子们稚拙的表演,台下领导笑声阵阵、掌声不断,台下孩子们被锁定座位上,东张西望、前打后闹、没有几个孩子去看台上的演出……“六一”儿童节就这样“热热闹闹”过去了,那么,这个阶段的“六一”可以用两个字来体现,那就是“表演”——孩子表演给大人看,幼儿园表演给领导看,领导忙着到处看表演。

      第二个阶段: “黑色五月”——忙坏了老师,累坏了孩子。

      2000年至2010年间,随着新《纲要》的颁布、学习、实践,教育教学理念的提升,儿童观的转变,“六一” 儿童节有了可喜的转变:“六一”这一天要给予每一个孩子参与的机会。为此六一儿童节活动内容一改往年单纯的搞文艺演出,又增加了开运动会、童话剧表演、艺术体操比赛、各类游戏活动等大型或小型的集体活动,而且让所有家长也参加到活动中来。

      “六一”是儿童的节日,也是幼儿园宣传自我的机会,为了展示给家长、展示给领导看,幼儿园要全力以赴迎“六一”。

      为给予每一个孩子参与的机会,老师们要绞尽脑汁,设计方案,将不同的孩子分组、将正常工作打乱。试想,每班有幼儿三四十名,既要关注到每一个孩子,又要在“六一”这一天让每一位家长看到自己孩子最光鲜的一面,工作强度之大、难度之高可想而知,整个五月,老师们都要加班加点、早出晚归,可以说幼儿园的每一个人都疲惫不堪,是一年中最最辛苦的,所以,每年的五月被老师们称之为“黑色五月”。

      而孩子们呢,每天都要重复练习所展示的内容,有些甚至累的不愿意来幼儿园了。这个阶段的“六一”可以用这样两个字来体现,那就是“展示”——孩子们在家长面前“展示”,幼儿园在领导和家长面前“展示”。特点是:幼儿园组织的场面大,全园孩子参与、气氛热烈,而且,家长愿意看——因为有自己的孩子在展示,幼儿园愿意做——终于有机会请领导来看看我们的工作成绩,也让家长看看我们的教育“成果”。为此,幼儿园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却忙坏了老师!累坏了孩子!

      第三个阶段: 快乐“六一”——把节日还给孩子,“我的节日我做主”。

      这一阶段,通过前期对《纲要》的系统学习和贯彻落实,受国内外幼教专家先进教育思想的影响,再加上幼儿园持续不断的业务培训、学习交流、理念引领,老师们的儿童观、教育观有了根本性的改变,——“让孩子们如烂漫的野花般自由地成长”、 “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的理念渐渐深入人心。

       2011年的“六一”临近,“六一怎么过?”成为老师们共同关注的话题,为此,大家一起进行了专题研讨:现在的孩子最缺什么、孩子们最需要什么、最渴望什么、什么样的儿童节才真正算得上是孩子自己的节日等问题,并结合虞永平教授的《幸福经验 幼儿园课程》以及三毛的《塑料儿童》两篇文章展开热烈的讨论。现在的孩子们与我们小时候相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们天天都被成人看着、管着、护着,被过度关注、过度保护。他们最缺乏的就是那种无拘无束的快乐,最缺乏的是自由自在的“玩”。于是,确定了2011年六一活动的主题——“我的节日我作主,快乐自由过六一!”把过节的权力还给孩子,把自由的权力还给孩子,让孩子们真正过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幼儿园要为孩子开放所有的区域,如玩沙区、车类区、建构区、球类区、图书区、攀爬区、生活区、手工区等近二十个区域。并增加了泥巴区、戏水区。孩子们可以自己选择活动内容,自己安排活动时间,按照自己的兴趣参加活动。孩子们可以在室内,也可以在室外;可以在自己的教室,也可以去别人的教室;可以午睡,也可以不睡;可以在一个区玩一整天,也可以玩遍所有的区域;可以一个人玩,也可以和朋友一起玩;可以和自己班的玩,也可以和其他班的玩……

六月一日这天早上6:40,已经有孩子兴奋地来园等待了。随着活动音乐响起,孩子们象“出笼”的鸟儿飞奔到活动场地,幼儿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玩得最疯狂的要算戏水区:孩子们自己找水、端水,用自备的玩水工具玩得不亦乐乎。后来他们自发的玩起了打水仗的游戏。老师和孩子最后全成了“落汤鸡”!他们脸上那份透彻心扉的快乐,感染了周围的每一个人!

玩的最投入的是泥巴区:一开始有的孩子嫌玩泥巴太脏,看上几眼扭头就走了。更多的孩子是没玩过,不知道怎么玩,更不知道好玩而站在一旁观望,老师见状撸起袖子就下手了,孩子们看老师玩的津津有味也被吸引过来。他们一起和泥,一起做饽饽,一起尽情的往墙上摔泥巴,孩子们脸上、身上全成了泥点,他们笑着、闹着,忘情的体验了一把“泥巴乐” !

玩沙区、车类区、建构区也备受欢迎,都是人满为患!……过后有的孩子无比幸福的跟父母说:“从来没这样开心过,这是我最幸福的一天!”

这样的六一活动基本上体现了“我的节日我作主,快乐自由过六一!”的理念,活动过程中,老师只是物质准备者、观察者、参与者——放松,孩子是主人可以决定干什么、怎么干,“疯玩”一天——自由、快乐。

      纵观这三个不同的阶段我们不难看出:

      第一个阶段的“六一”, 幼儿园是导演,老师是教练,孩子是演员,孩子是被动的、无可选择的,而且忽略了大部分孩子,不是孩子过节,确切的说是为了成人而过节。

      第二个阶段的“六一”,理念上有了些进步,形式上有了些变化:活动内容丰富了,孩子人人参与了,但本质上和第一阶段有相似之处。

      第三个阶段的“六一”,可以说是对前两个阶段的颠覆,在时间上,活动的选择上、玩法上等给了孩子充分的自由,在“疯玩”的过程中,孩子体味到了“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中的快乐,但还没有把节日完全交给孩子。“六一”如何过、怎么过是由老师设计出来的,而不是孩子自己做主设计的等。

      那么,我们应给与孩子一个怎样的 “六一”呢?

      山师大丁海东教授在《儿童的快乐与教育》一文中曾这样写道:儿童的快乐根植于其内在的自由,快乐只能源于自由,或者说快乐体验即自由体验。只有在自由自主的、不受压抑与束缚的体验中,儿童的需求与愿望、好奇心与兴趣才能得到满足,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孙云晓主任曾经寄语六一儿童节,写下这样的一段话: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唤醒,唤醒为人父母和教师者具备教育者的资格,即现代的教育观念、科学的教育方法、健康的心理、良好的生活方式、平等和谐的代际关系。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检验,检验在儿童成长中是坚守儿童本位还是成人本位,如:过孩子的节日是让孩子自主和狂欢,还是任由成年人为所欲为。

      以上两位专家无疑给出了正确答案,我们成人必须明白自己的责任:帮助孩子成长而不是代替;六一儿童节必须以儿童为本,充分尊重孩子的意愿;给孩子自由,让孩子自主,使孩子们真正成为节日的主人。

      带着这样的理念,今年我园的六一,让孩子狂欢、“疯玩”还是我们的主旋律,只是在一些具体安排、活动内容上作了一些调整和补充:1、六一怎么过、想干什么、怎样才最高兴、孩子需准备什么等由孩子们自己讨论决定,幼儿园和老师们根据孩子们的需要去做准备。2、根据孩子的需要增加区域、丰富内容。3、让孩子更加自主、自由。4、请家长义工加入我们的活动,以随时满足孩子们的需要,并切实保证孩子的安全。

      如何让孩子过一个自由、快乐的六一是我们广大幼教工作者共同的追求,我园也一直在不断的探索和研究,一路走来有苦恼、彷徨、无奈、欣慰,也有充实、提高和快乐。

      总之,六一怎么过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们在六一活动中获得了什么。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在不久的将来,六一儿童节一定会成为孩子们童年生活中最难忘的一天!最快乐的一天!最自由的一天!也希望因此孩子们的童年真正走上属于他们的自由、快乐、幸福之路!真诚祝愿每一个孩子节日快乐!

                                       赵玉玲

                                     2012-5-18

 

3 条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